新闻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云南红木市场乱象调查:小作坊占六七成 漫天要价

  原标题:红木市场:瑞丽的进京,外省的入昆

  近日,记者走访昆明昌宏中路的德盛家具城和位于云安会都附近的居然之家百集龙店发现,有半数以上红木家具产地是省外。

  对此,昆明林达宏家具制造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伯林将其原因归结于市场调控的结果,“有求便有供”。“在昆明,外省来的红木家具占据着整个市场的60%至70%。像在瑞丽,也有很多红木家具是来自福建等沿海省份,尤其是西双版纳,几乎不生产,售卖着沿海省份进来的红木家具。”他说,“之所以会这样,很多销售商借助旅游以及靠近东南亚的理由,说是当地产的,实现了以假乱真。”

 

 

  红木家具的原料贵,工艺带来的价值同样不可小觑。

  原料

  云南占据地利优势

  和缅甸接壤的瑞丽,凭借靠近原料市场的天然优势,红木家具已成为其一张响当当的名片。

  资料显示,瑞丽市拥有规模以上红木家具生产及专业配套厂商近70家,红木家具和红木工艺品经销户100多家,市场营销额20多亿元。2009年,瑞丽市在其工业园区中专门划出1000土地,以供红木家具产业发展。

  “毋庸置疑,瑞丽将成为全国红木家具的重要产地之一。”瑞丽千紫木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杨洪斌说。在其展馆内,以缅甸黄花梨等多种东南亚红木为原料制作而成的红木家具堆得严严实实。“说是展馆,倒不如说是仓库。”同行人员调侃说。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瑞丽也没有红木家具加工,主要是从缅甸进口一些粗糙的红木家具。后来,当地人认识到红木家具的珍贵性,从缅甸进口一些红木原料,进行粗糙加工。伴随着瑞丽口岸的发展,红木家具在瑞丽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在这期间,大量外地人涌入瑞丽做起了红木生意。就在五六年前,在国企从事管理工作的杨洪斌也加入到这个队伍中,而今其年产值上亿。“我的红木家具一方面依托瑞丽市场,另一方面主动选择北京等东北市场。整体上算来,以北京为主的北方市场占比达80%至90%。”他说。

  就在瑞丽处于粗加工阶段,温州人张伯林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来到昆明。这是1992年的事。张伯林画画出身,在改革开放后,到深圳一家红木家具厂工作,先做了2年学徒,后又当了2年管理人员。

  凭借在深圳积累的经验以及赚取的第一桶金,张伯林在来到昆明后建立了昆明林达宏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他将来昆创业的原因归结于:“在国人心目中,比较认可的红木原料来自东南亚,云南刚好靠近这块原料产地。”

  和杨洪斌销售策略不同,张伯林主张以云南市场为主。也就因为此,在张伯林刚开始起步的时候,大多云南人对红木家具没有概念,他四处碰壁。而今,人们对红木家具的了解算是更进一步了,但张伯林又得考虑如何应对外省进来的了。

  加工

  大企业拼不过小作坊

  目前,红木家具市场可谓是“琳琅满目”, 仅沙发就有迎客松沙发、如意沙发、风云大沙发等多种。“琳琅满目”的背后隐藏着“乱”。

  “乱”成了业界人士对昆明,乃至全国红木家具市场的评价。“以价格为例,同样的红木家具在不同的店喊价不同,漫天要价比比皆是,少则相差几千,多则相差几万。”昆明显成家居营销总监龚南竹说。

  “之前,曾到一客户家帮忙保养一把椅子,在底面发现一块10公分宽的白边,远超过国家规定的1/10。”昌宏中路百盛家具城“连天红”的一位女销售人员说,“木销钉、胶粘、镟制等有悖正常红木家具制作的现象也屡见不鲜。”

  张伯林将这样的乱象归结于小作坊生产。

  “一个几十万开起来的红木家具生产小作坊,没有烘干、雕刻等成熟加工数据,行业不混乱怎么可能呢?”据他透露,昆明市场上的小作坊产品已占到整个市场的60%至70%,“昆明有一两百家红木家具加工小作坊,几乎没什么真正的品牌”。

  由于作坊小,在加工一套沙发时,可能会出现只有沙发而没茶几的现场。“在一些商场里便出现"组合套"。”昆明林达宏家具制造有限公司的居然之家百集龙直营店销售经理张红坚说,“这样的"组合套"往往比大企业生产的整套便宜得多,便占有市场先机,有时甚至会因此而引发价格战。最终,都是以大企业败下阵来收场。”

  在大企业和小作坊博弈的过程中,似乎受伤的永远是大企业。小作坊由于没有足够的研发资金,在设计、款式等方面也开始模仿起一些大的生产企业,一些销售商在销售过程中便以假乱真。一些小作坊老板甚至在模仿张伯林制作自己的名片。

  在张伯林眼中,没有个几百万,最好别涉足红木家具行业,否则就是浪费资源。“由于小厂资金有限,主要使用小料,而且还不使用风干技术,导致做出来的红木家具常出现变形、开裂等坏现象,不利于行业的正常发展。”他把希望寄托于政府身上。

  2012年8月1日,《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式实施,该标准对红木家具的产品分类、产品命名进行了规范,并规定红木家具产品必须配备全国统一的产品质量明示卡。对此,有半年缓冲期至今年2月份。

  眼下,已至5月底了,在记者走访的昆明上述红木家具市场,为家具“佩戴”了产品质量明示卡的店没见着几家有。张伯林为记者展示的“产品质量明示卡”包含三方面内容:产品使用说明书、产品质量明示卡和产品质量合格证。“严格说来,没这卡的红木家具都是有问题的。”

  记者在离开之际,向张伯林要了一张“产品明示卡”。他再三叮嘱:“一定不能向外流出,免得又被小作坊给模仿。”

  营销

  还有称斤论价的

  在北京,有一家红木家具销售商采用了多人竞拍同一家具,但限定最高价格,要是有多位竞拍者均出到最高限价,然后就采取抓阄方式。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只赚取人气不赚钱”。

  目前,昆明显成家居的红木家具销售比例占到20%至30%,并正在谋划再开一家销售店。“我们主要采取组织客户、书画家等参加红木家具鉴赏活动来汇集人气。”龚南竹说。

  显然,和当初张伯林汇集人气的方式相比,以上两种来得轻松得多。

  在张伯林刚开店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在云南只有大理、剑川等少数几个地方的人对红木家具有概念,而在昆明很多人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由于没有固定的门面,只能将红木家具拍照后到人员集中地展示,并传播关于红木家具的知识,以期消费者前来。”他回忆。

  1996年,他在环城北路才开了60平方米的店面。据他回忆:“这么大面积的家具店,当时也算是少有的了。”

  1998年,昆明得胜家具城成立。张伯林捕捉到了其中的商机:“他们家主打家具售卖,整合各色家具,加之在昆明没有这样的综合型家具城,必然能吸引大量顾客前来。”他的企业作为昆明得胜家具城的第一家红木家具商而进驻,在昌宏路上的德胜家具城原来三层的红木家具销售区一度占地面积达到了2/3。而今,他的店无论是在昆明,还是在州市,大多和德胜家具城捆绑在一起。

  据张红坚介绍,目前他们在营销上主要采用的是口碑营销。“通过20多年的积累,我们已拥有庞大的客户群,只要保证质量,做好服务,大家都能一传百,百传千,最终能让更多人知晓而前来购买。”

  张伯林在广东还有一家“宏木王”红木家具店,主要针对全国销售商做批发。他坦言:“和云南的零售相比,还是广东的批发好做。”

  这样的营销方式也倒是中规中矩,“连天红”的便有些显“出格”。

  上周日,记者来到“连天红”位于昌宏路的店,只见销售人员拿着计算器迎客。记者问了一把缅甸花梨木椅子的价格。她说:“花梨木的价格是179元/公斤,这把椅子20多公斤,算下来3000多元。”据业界人士反应,“连天红”几乎是全国唯一称斤论价的。在记者不解之际,上述销售人员反问道:“红木原来都是论重量来卖,红木家具干嘛不能称着卖呢?”

  对此,张伯林问道:“那么,红木家具的工艺值多少钱一斤呢?显然,此举是忽视红木家具工艺的做法。”

  原文:

  红木家具下月或上涨

  2012年下半年至今,红木家具迎来了“低谷期”。

  据多位业界人士反映,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红木生产成本上涨了10%至20%,而大多红木家具的售价几乎没有变过,甚至还有下降。

  2012年8月1日,《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式实施,该标准对红木家具的产品分类、产品命名进行了规范,并规定红木家具产品必须配备全国统一的产品质量明示卡。

联系我们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
传真:
邮箱:admin@baidu.com